……

“放开我,放开我,你这臭道士!”

一只一尺长,两条尾巴的小黑猫,在徐君明怀里奋力挣扎!但无论如何,也无法摆脱脑袋上那撸来撸去的大手。

“油亮光滑,这手感,上辈子养的那只英短拍马也赶不上啊!”

“撸猫一时爽,一直撸一直爽!撸友诚不欺我!…来,给老爷我翻个身!”

“猫族永不为奴!”黑猫怒吼道。

“是吗?”

徐君明左肩现出一枚蓝色法符,光芒一闪,黑猫眼神中的愤怒、不甘瞬间消失。

“喵…!”

湛蓝色的猫眼中一片平和!

“这就对了嘛!来,翻个身!”

黑猫下意识的翻身露出肚皮,四肢蜷缩起来,猫脸上多了一丝蠢萌。

南方下雪姑娘穿棉袄踩雪脸蛋冻得通红

不过,随着净心法符的效力慢慢过去,黑猫又挣扎起来!

“猫族永不妥协,我咬死你这个臭道士!”

净心法符再闪。

“喵…!”

黑猫再次平静下来。

“原本以为你是个公的,撸了之后才发现是个雌。这样的话当坐骑好像不怎么合适!不过,撸着到是很爽。就给本老爷当个宠物吧!”

摸着黑猫的双尾,徐君明脸上露出一缕思索。

普通猫妖可不会长出两条尾巴。

“这家伙应该有些不凡的血脉!不过茅山藏经阁中‘山海经拾遗’、‘上古列妖志’等诸多典籍中,并未记录长多条尾巴的猫类上古妖兽!”

双目中青铜镜光一闪,黑猫体内的皮毛、肌肉、脉络、骨骼,一重重映入眼中。

“这家伙的丹田到是奇异!”

黑猫的丹田有十一亩半,接近先天圆满。

但令徐君明啧啧称奇的是,有两条比普通经脉宽阔许多的经络,连接两条尾巴。

而两条尾巴中各有一个接近六亩,类似丹田的空间。

左边尾巴丹田中,有一个七尺大小的青色法符,徐君明从中感受到了‘巽风’的道韵。

右边尾巴丹田中,有一个八尺大小的黑色法符,却散发着‘玄阴’的道韵。

但更令徐君明惊异的是,在这黑猫主丹田中央,居然有一枚形如轮盘的玄青色符箓,其中透着轮回的味道。

“传闻猫,尤其是黑猫双目能直通幽冥,现在看来果然如此。…只是这法力未免驳杂了一些,看样子也是个散修!”

拿出黑猫的玄阴聚魂幡和三煞玄阴刺,前者是用地煞丝炼制的上品法器,内中有九条法禁!

既然叫做玄阴聚魂幡,其中自然少不了魂魄,足足四十九个凶魂厉魄盘踞其中,鬼声啾啾,一片愁云惨雾。

徐君明皱了皱眉,他不喜欢这种可以速成的鬼道法器。

不仅是因为跟他所修道法背道而驰,更重要的是,用久了容易入魔。

心中一动,阴阳大磨从丹田飞出,在他法力催动下,磨盘缓缓旋转起来。

徐君明把玄阴聚魂幡投入其中,‘嘎嘣’一声,旗幡上的禁制开始崩碎,四十九个凶魂厉魄呼啸着飞了出来,刚想要逃,便被阴阳大磨吸住,落入茶杯大小的阴阳鱼眼。

“喵,我的法器?”

刚摆脱净心法符的黑猫,正好看到自己心爱的法器被搅碎,登时惨叫起来。

“喵呜,我的法器!”

说话间都带上了哭腔。

“轰隆隆…!”

磨盘不断旋转。

玄阴聚魂幡整个被吞了进去。

“你这个臭道士,毁我法器,我跟你势不两立!!”

黑猫张牙舞爪,眼神愤恨。却怎么也挣脱不了徐君明的手掌,当然更重要的是它脖子上那根‘伏魔金锁’。

“要不是看你身上没有怨气,只凭这鬼气森森的玄阴聚魂幡,我就灭了你!”

“那你杀我好了!”黑猫怒道。

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

看着犹如一汪深潭,深不见底的眼神,黑猫心中一哆嗦,现在她是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真惹的这家伙不高兴,自己可没好果子吃。

冷哼一声,黑猫扭头不再看他。

见她服软,徐君明也不再管,操控阴阳大磨,磨灭玄阴聚魂幡!

时间不长,四十九个闪烁着淡黑色灵光的身影,从大磨中飞了出来。他们身上的冤魂煞气,已经被磨盘磨成了精纯的阴气。

不过看这些人眉心带着赤纹,显然上前都是杀人如麻的家伙,将来到了阴曹地府,免不了去十八层地狱走一遭。

但这些徐君明管不着,他只要把这些魂魄送去地府,便是功德一件。

伸手一招,把这些魂魄收入一个放满黄粱米的铜钵后,放进法袋。

准备后面做法事,安葬亡魂的时候,一块送入地府。

玄阴聚魂幡制作幡面的黑煞丝,是玄阴之气,混合怨鬼之戾气所炼,是祭练鬼道法器的上佳材料。

如今也一块被磨灭成阴气,成了阴阳大磨的将来进阶的资粮。

多亏了内里那一道先天阴阳气,否则他还做不到这个。

黑猫嘴角抽搐,心疼的要命。

那可是她好不容易才到手的上品法器,如今完了。

看‘大魔王’又拿起‘三煞玄阴刺’,黑猫一下急了,这可是自己的命根子!

“呜嗷,这是我的,你不能拿走!”

四只猫爪死死搂住骨刺,看向徐君明的眼神中少见的露出了一丝恳求。

“要我不拿走也行,你还跑不跑了?”

“喵,不了,坚决不了!”

肥肥的猫脸摇成了拨浪鼓。

“这三煞玄阴刺祭练手法粗劣不堪,但这根做主材的骨刺却是洞玄下品的宝材,你哪来的?”

警惕的看着‘大魔王’,黑猫四爪又把‘三煞玄阴刺’向自己怀里搂紧了几分。

“放心,要抢的话,我早就抢了,还用等到现在?”

在茅山藏经阁中参悟了一年,徐君明感觉自己心中浮躁比过去少了很多。贪念也不像过去那么强烈。

对‘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’等道家至理,也有了更深的体悟。

现在的他才真正有了几分道家清静无为的风范,而不只是空有道家外表,却不通道理的假道学。

黑猫一想也是,不过本能的怀疑让她选择了说假话。

“这是我意外从伏牛山一处山洞中得来!”

徐君明笑了笑,这家伙说话的时候,眼珠子总忘斜上方看,明显是在说谎。

他不为己甚,原本也只是好奇而已。

“你跟那吴立德有什么关系?为什么要杀了他?”

“哼,那混蛋在离此十里外的刘家洼采集生魂,被我撞见,才痛下杀手。”

说罢看了徐君明一眼,鄙视之意暗藏。

“你说的是真话?”

“说假话对我有什么好处?你会放了我?”

看她言语利索,眼神毫不避讳的看着自己,应该是真话。

徐君明的眉头紧皱,李四方身上没有怨气,显然这件事他没有参与。只是被吴立德蒙在了谷里。

但吴立德已经魂飞魄散,想要通过招魂术,弄清事情的始末已经不可能了。

“吴立德采集的那些生魂何在?”

“被我送去地府轮回了!”

见过它丹田那枚透着轮回味道的法符,这话倒也不假。

“明日你带我去一趟刘家洼。”

“那你先把我放了。”

徐君明神色淡然。

“你再讲条件,我就收了你的‘三煞玄阴刺’!”

黑猫脸色一变,连忙把宝贝搂紧了几分。

棒子打了,甜枣也要给。

“不过你要是乖乖听话,到刘家洼后,我就让你恢复先天中期的修为。”

“当真?”

黑猫眼睛一亮。

“嗯!”

紧接着,一根黑色的小猫爪伸到了自己面前。

“干嘛?”

“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!”

徐君明嘴角一抽。

“你几岁了?”

“本喵已经二十岁了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徐君明目光一闪。

二十岁相对于妖兽悠长的生命而言,明显还没成年。不过,还没成年就有先天巅峰的修为,可见这小家伙的资质有多不凡。

要知道这可是天道末法的时代,而且它明显没有师承,只是自己摸索修炼。

“这到底是个什么品种?”

“你干嘛?”

被他看得心中发毛,黑猫下意识要往后退,不过被徐君明的手掌给挡住了。

“来,让老爷我看看牙口如何?”

“呜喵,你这个色胚,臭道士!”

撸猫撸爽了,徐君明才松开手。

黑猫一得自由,四肢用力,‘唰’一下跳开两丈有余。

不过它并没有跑,之前尝试过不止一次,每次都被脖子上的金绳给带回来。

“我要打坐一番,你替我护法!”徐君明交代道。

拉钩上吊的事情,那么**,他才不干。

看着‘大魔王’进入定境,黑猫犹豫片刻后,走到旁边山神庙柱子旁趴了下来。

努力感受一番,却仍然无法察觉到半丝法力,黑猫不由叹了口气。想到以后猫生黑暗,不由难过的落下泪来。

徐君明睁开双目,看了它一眼,微微一笑,拿出紫阳灯放在膝盖前一尺,真正进入定境。

这黑猫资质不凡,颇有跟脚。

身上不仅没有怨气,还有几许功德,天性也不错,正好收来做护法灵兽。只是这小家伙自出生到现在野惯了,想要收服,确要废上一番功夫。

不过徐君明有的是时间,大棒加甜枣,不怕这小家伙不上钩!

一人一猫就这么安静下来。

 
 

Theme by HermesThemes

Copyright © 2021 未满十八禁污软件.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