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国,自从苏皖支队越过这里进入日占区游击之后,这里就变的宁静起来,鬼子的飞机再也没来骚扰,各种物资在商人和战区的组织在这里囤积,宁国不仅要承担战线上的物资消耗,而且还要为进入敌后的游击队提供给养。

冯锷运气不错,进入官道之后碰到了运输队返程,弟兄们坐上了马车,缓解着长时间行军的疲劳,一路摇摇晃晃的进了宁国。

“先让弟兄们洗澡、吃饭,我先去给旅部发封电报。”

宁国空荡荡的军营很多,在冯锷出示证件之后,在宁国守军的安排下进入军营安顿,而那两个政训处的军官从进入军营之后就消失了,他们去干什么再清楚不过,冯锷要抓紧时间向旅长报告情况。

“滴滴滴……”

天目山脉,白天叶佩高来过之后,梅春华心情正不爽,根本没捞着什么好处,晚上喝了两杯,梅春华早早的就躺下了。

“砰、砰、砰……”

值班军官着急的敲着梅春华休息的木门,手里的电报他已经确认过,冯锷带着直属营的残兵确实抵达了宁国,旅长盼了好几天了,现在如果不送过去,他怕明天被旅长骂个狗血淋头。

“吱呀!”

“什么事?”

梅春华披着衣服开了门,红红的眼睛显示他已经熬了好几天,今天好不容易睡个早觉,结果就被敲醒了。

“冯锷有消息了,这是刚刚收到的电报;已经确认是他本人发出来的。”

清纯美女合集

值班军官把手里的电报递给梅春华。

“我看看!”

梅春华一把抓了过来,电报的内容有限,只说他们现在在宁国,残存的队伍里面伤兵很多,必须要立即送到后方医治,所以没有直接返回天目山脉。

“去旅部!”

梅春华三两下披上衣服,他必须要确认情况糟糕到什么程度。

“滴滴滴……”

不仅仅是三十一旅的电台在发送着电波,苏皖支队司令部的电台也在工作,他们正在接受政训处军官的汇报,而叶佩高就站在旁边。

“直属营伤亡惨重啊!四百多人,剩下了不到一百人,还有十多个伤兵生死未卜。”

手里拿着的电报让梅春华非常感叹,冯锷为了大局,连弹药都打空了,能一路穿过敌占区回来非常不容易。

“给师部发电,确认物资车队抵达宁国的时间。”

梅春华想了一下,立即发布命令,这些伤兵不能走正常程序,宁国的一员现在人满为患,必须把他们马上送回徽州;而十一师的辎重部队无疑是最佳的选择,他们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把伤兵送回去。

物资车队预计凌晨五点抵达宁国,在宁国修整之后,预计后天晚上抵达这里。

这就是师部给出的答案,梅春华看着眼前的地图,关键是他不知道冯锷现在的状况如何,还能不能继续执行任务。

“给师部发报,请求辎重部队在宁国回转,把伤兵部送回去救治;物资车队交由冯锷押运。”

梅春华想了一下,这么干必须要师部的配合,他现在不能越过师部直接给辎重部队下令。

“给冯锷发电,命令他们把伤兵交给辎重部队,由他负责押运物资返回这里,让他路上注意安,物资和民夫都不能有损失。”

梅春华拿着电报,手在颤抖,他这是激动的,当他都感觉冯锷生还无望的时候,这个人带给了他惊喜,重要的是还带回来了几十个弟兄,这些老兵就是侦察连和警卫连重建的基石,有了他们,他的直属营又可以快速的恢复战斗力。

梅春华终于又可以继续睡觉了,心里担忧的事情放下了,哼着歌,梅春华摇头晃脑的回到了床上,决定继续睡觉。

“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!”

梅春华嘀咕着,带着笑意闭上了眼睛,不足十秒钟鼾声就响了起来。

梅春华能睡的着,可是现在苏皖支队司令部里却点起了蜡烛,叶佩高又难办了。

冯锷的战斗经过和撤退经过大致上他已经了解了,特别是磨盘山一战取得的战果,让他心里起了涟漪。

“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,第一就是如实上报,冯锷会得到嘉奖或者勋章,或许还会升官,但是对于我们接下来恢复战斗力却没有任何好处;第二就是把冯锷的战功平分到每个团,这样我们的伤亡情况和鬼子的损失比起来就不大了,好处就是可以拿战损比让战区给我们补充继续的武器弹药,快速的恢复战斗力。”

叶佩高皱着眉头,旁边坐着政训室的主任、参谋长以及十八军各部组成的第16突击总队的几个军官。

“你们怎么选?”

叶佩高问着几个军官,可惜的是唯一可能利益受损的三十一旅并没有军官在这里,

“还是第二种方案好,这样各部都可以得到继续的武器弹药,只是这样做的话,必须要梅旅长点头,毕竟……”

一个中校军官点着头,表达着自己的看法,至于梅春华的问题,这当然必须是叶司令去搞定,他们没有任何损失,反而可以得到好处,何乐而不为?

“我赞成!”

“同意!”

……

所有的军官都表达了自己的想法,包括那个政训处的主任;这两个选择,只要不是猪,都知道怎么选下来利益才会最大化。

“给你的人传令,让他们连夜返回,有些东西,必须形成文字材料,至于梅旅长那边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“另外,把所有的杀敌数翻倍,平摊到每一支参战部队头上,上报战区,请求补给和嘉奖。”

叶佩高站了起来,痛快的做出了决定,对于这种事情他再熟练不过,至于夸大战功的做法,他也不觉得不好意思,现在前沿的每支部队都是这么干的。

“司令,两倍?要不直接翻十倍?”

参谋长提示了一句,十倍的数字上去,不仅仅叶佩高会得到战区的通报嘉奖,就连下面参战部队的奖赏也会多很多。

“不行,每个团击毙了多少鬼子,他们自己难道没数?太夸张就过分了,战区的长官不是傻子,就按我说的办。”

叶佩高摇着头,如果真按照参谋长说的报上去,恐怕战区的记者和宣传队伍就会抵达这里,媒体上可能会把苏皖支队的这次战斗弄成什么大捷大肆宣扬。

在徐州会战失败的时刻,军委会迫切的需要一场胜利来提升**民的士气,这个时候伪造一场大捷上去,那是给自己找不自在,因为所有的部队除了三十一旅的直属营之外,没有任何一支部队可以经受住那帮记者的提问,而冯锷又是利益的受损者,他能按照司令部的命令进行述说,他就该烧高香了。